患乳腺癌切除乳房後,只有不足5%的女性選擇乳房重建,她們最擔心的問題是會增加複發幾率
  乳癌患者的健康與美麗能否兼得?
  省立同德醫院成立乳腺甲狀腺疾病預防診療中心,讓我們聽聽專家的意見
  □通訊員 應曉燕 本報記者 黃淼君
  “乳腺癌”這三個字,對女性來說無疑是個晴天霹靂,一邊糾結要不要切除癌變的乳房,一邊為即將失去女性第二性徵而黯然神傷。
  12月18日,浙江省立同德醫院成立乳腺甲狀腺疾病預防診療中心,中心主任孟旭莉給出了一個數據:在病變乳房切除後選擇重建乳房的比例非常低,可能不到5%。
  失去乳房後,對女性的影響有多大?重建乳房安全性如何?孟醫生結合身邊一名患者的親身經歷,給女性提了些建議。
  六年來丈夫態度180度大轉變
  孟醫生的這名患者,也是她很要好的一個朋友,41歲的時候左乳被確診為乳腺癌,為了保護朋友隱私,我們稱她為A女士。
  A女士患病前很幸福,家庭和睦,事業有成,人又有氣質。但當得知患了乳腺癌後,她和大多數女性一樣,感覺是一個晴天霹靂,選擇了乳房全切。
  “大多數女性在確診的那一刻起,都恨不得趕緊和乳房劃清關係,在她們看來,乳房的主要任務就是哺乳,既然已經完成這個任務了,而且留下來還有可能會有生命危險,就要求全切。”孟醫生說,其實有的女性病竈不是很大,可以選擇保乳。
  作為朋友,孟醫生建議A女士全切後進行乳房重建,因為她看到了太多的患者在全切後的幾年內,精神面貌越來越差。
  “不要重建了,我捨不得她吃這麼大的苦。”A女士的丈夫給出了這樣的決定,因為一期重建就是在手術後馬上再造一個假乳房,這樣的假乳房和原來的乳房手感會非常相似,最大的好處是,女性不會感覺自己失去了乳房,但可能會因為手術時間延長,對人體的創傷會大一些。
  丈夫的支持,更加堅定了A女士的想法,她選擇了不再重建。
  六年後,也就是一周前,A女士再次找到孟醫生,她是來複診的,但更多的是來傾述,她覺得自己和丈夫之間話越來越少了。
  為什麼會這樣?手術後,A女士因為失去乳房,心理上很自卑,在面對丈夫時少了許多自信。丈夫是單位里的一位負責人,下屬中有不少年輕漂亮、充滿活力的女性。兩相對比後,丈夫對A女士的態度也在慢慢轉變。
  孟醫生多次對她進行心理疏導,一方面鼓勵她重樹信心、重返社會,另一方面建議她進行乳房重建。沒想丈夫冷漠地說:“沒必要了吧?這麼把年紀,還要花這麼多錢。”
  乳房重建並沒有大家想得那麼可怕
  為什麼國內選擇乳房重建的人這麼少?孟旭莉表示,除了心理上覺得乳房已經完成哺乳功能,重建沒有必要外,更多的是一些思想上的誤區。一個最大的誤區是覺得,乳房重建或者植入假體會增加乳腺癌的複發風險。
  “我曾經到美國去交流學習,美國乳腺癌中心每天都會有七八例病人選擇重建,假體植入的安全性已經被歐美等國家認可了。”孟醫生說。
  早些年歐美國家乳腺癌患者選擇保乳的人高達80%,近幾年已經下降了20%至30%,原因是有相當一部分人選擇了乳房重建。
  “乳房重建的組織可以是自身組織,也可以是外來的組織。自身組織就是利用患者自身的脂肪和部分肌肉,幫助重建乳房。”孟醫生說,乳房重建只要規範化操作,並不會增加複發率。
  初潮早絕經晚,最好定期篩查
  不過,作為乳腺甲狀腺疾病預防診治中心主任,孟醫生更多的是希望能夠通過早防早治,降低乳腺癌的發生率。
  乳腺癌的發生並沒有明確病因,是由環境因素和遺傳因素共同作用而發生的。目前已知的是,初潮時間早(<11歲),絕經年齡明顯高於人群平均水平(>55歲),絕經後肥胖、高脂飲食、吸煙、高雌激素飲食等均為乳腺癌發生的危險因素。
  對於乳腺癌高危人群來說,進行定期篩查,早期發現早期治療乳腺癌,能取得比較好的生存狀態。
  乳腺檢查有許多種方式,目前最常用的影像學工具是超聲檢查,其無創、無輻射、沒有絕對禁忌症的特點,已經成為篩查的首選工具。乳腺鉬靶、乳腺CT、乳腺MR等均為常用的乳腺影像學檢查工具,並且各有優勢和缺陷,對於一些特殊的病竈,每種檢查都不可替代彼此。
  “我們中心除了疾病診療,也會把一部分力量放到預防上,比如對於一些高危人群進行提前的化學干預,這些干預會結合我們醫院中西醫結合的特點,發揮中醫在疾病預防上的作用。”孟旭莉醫生說。
  (原標題:乳癌患者的健康與美麗能否兼得?)
創作者介紹

整容

sx79sxbav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